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原创 唐朝诗人的作品里为什么女性题材特别多_人文频道

发布日期:2020-08-16 04:45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唐朝诗人的作品里为什么女性题材特别多

女性与都城空间关系的深化,还体现在女性对公共与私密空间的勾连。唐代盛行一时的公私宴饮很大程度上打通了私密空间与公共空间的界限。女性的广泛参与使普通文人得以深入城市空间细部,接触各阶层的女性,聆听其故事。

有唐代,社会风气较为开明。女性尤其是上层女性得以走出封闭的闺帷,走入公共空间,参与社会生活。武则天、太平公主等贵族女性多次主持文人宴集。上官婉儿“常劝广置昭文学士,盛引当朝词学之臣,数赐游宴,赋诗唱和”,并对群臣之作进行点评。这些都标志着上层女性生活空间的扩大。在宴会中,她们既是被欣赏的对象,也是参与者甚至组织者。既是诗歌的表现对象,也是诗歌的创作者。长孙皇后《春游曲》、杨玉环《赠张云容舞》等作,都以女性身份参与宴饮,将宴饮中的其他女性写入诗歌。这在之前的文学创作中是罕见的。

唐代的女子不再是汉代大赋中长安画卷的一抹香艳点缀,也不是六朝宫体诗歌中供人赏玩的器物,而是有了自己的情感。而这情感还如此真诚炽烈,“何辞死”“不羡仙”表达了决绝的态度。她们锦衣玉食,被蓄养于高门大户,却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生活,而是向往真正的爱情,愿作双飞燕子、比目鸳鸯,而不是锦绣中的孤鸾。

这种愿望打破了狭窄空间局限,使女性走入公共空间的过程,也是重新走入诗人视野的过程。长安、洛阳地区宴饮集会的风气为普通士人与亲族、青楼之外的女性提供了更多接触机会。李肇《唐国史补》卷下曰:“长安风俗,自贞元侈于游宴。”不止贞元之后,终有唐之世,两京地区宴饮成风。曲水楔亭,重阳射圃,五日彩线,七夕粉筵等节日无不广邀宾朋、大摆宴席。送别、升迁、生辰、婚嫁,无不是士人集会的理由。这些集会中大多有女性的身影。《旧唐书?穆宗本纪》载:“前代名士,良辰宴聚,或清谈赋诗,投壶雅歌,以杯酌献酬,不至于乱。国家自天宝已后,风俗奢靡,宴席以喧哗沉湎为乐。而居重位、秉大权者,优杂倨肆于公吏之间,曾无愧耻。公私相效,渐以成俗。”《资治通鉴》记饮宴情形曰:“自天宝以来,公卿大夫竞为游宴,沈酣昼夜,优杂子女,不愧左右。”可见随着经济繁荣,交通便利,来自四方的平民女性也出现在酒肆、狭斜、集市等公共空间。她们中不少人具备了一定的才艺:“唐代自后宫妃嫔,到高门贵妇、闺阁千金、书香仕女、小家碧玉,延及尼姑女冠、娼优姬妾,甚至青衣婢女,多有读书识字、能诗善文者,女子习文赋诗蔚然成为一代风气。”这些多才多艺的女子从燕赵吴楚等地聚集到繁华都市中,尽情展现她们的文学、艺术、舞蹈才能。她们是都市繁华的象征,也是都市活泼的灵魂,为唐代诗人提供了新的灵感。

  • Power by DedeCms